上海招代妈:专栏 | 王峰:从寄血验子看当今农

一头连着的是香港,这个案件,一头连着的是农村,王峰最近新闻报道全国最大“寄血验子”案告破,案值2亿,多为二胎代孕妈妈,采集到的代孕妈妈血液伪装成化妆品等寄到深圳,再中转到香港来鉴定胎儿性别。在香港,通过代孕妈妈血液来鉴定胎儿性别是不受法律禁止的。案件侦办过程中,民警走访了一些寄血验子的妇女,她们大多来自农村,以二胎代孕妈妈为主,为生男孩而选择寄血验子。警方谈话的十多人中,至少有三四人因鉴定结果为女婴而选择了流产。这个案件,一头连着的是农村,一头连着的是香港,而我,恰好和这两头重合。我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生在鲁东南的农村,是一个离县城有一些距离的平原村子。我是家里第四个孩子,也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上面有三个姐姐,不需多说,大家可能感受到我父母当年颇有生不出儿子誓不罢休的气魄。其实我的情况在村子里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例子,村里有另外一个家庭,生下儿子之前已经生下了七个女儿,儿子几乎是八十年代之前我所在的农村家庭的必备成员。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呢?我的姐姐们都依然生活在那片土地,虽然生活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学会了用微信等社交工具。可是她们在生育方面,居然和父辈依然有着惊人相同的理念,那就是要有一个儿子,甚至也需要一些方法去实现。那个时候作为大学生的我,对于姐姐们的做法,理解还不能很透彻。大家会不解,社会已经如此发展,文明程度如此提高,生儿子的理念在农村居然还是那么根深蒂固?观念转变进行中在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请不要想当然把“性别歧视”这顶帽子扣在农村的头上,在过去,一些家庭,有限的家庭收入会或多或少倾斜于男孩儿的身上,甚至不乏一些夸张的情况;但是在现在,物质不是那么匮乏的年代,我所知的农村年轻父母并不会做过于偏颇的事情。另外,农村中以前的一些偏见,也已经弱化,比如生了女儿抬不起头,没有儿子没有人送终这样的一些观念都已经在明面儿上消失了。除了一些旧的观念,从现实角度来讲,劳作的方式也在悄然发生转变。在过去以农耕为主的时候,男人在农村有着女人无可比拟的体力,无论是春种还是秋收,谁家儿子多,谁家男劳力多,自然就有优势。现在农村生产情况发生改变,很多人选择外出打工,或者做一些副业,体力劳动在降低。即使有人大规模种地,也会在农忙时节去雇佣劳力完成秋收,所以在真正男人体力的需求上有了明显的下降。我所生活的村庄,现在极少有人会因为家里欠缺劳力而发愁,生儿子绝对不是为了给家里增添劳动力。在现在的农村,每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不管是男生女生,都会得到最大的祝福,尤其是一胎的时候,老人都会说,不管男孩儿女孩儿,健健康康的就好。然而后面一般情况还会跟着另外一句话,那就是,不是还有二胎嘛,这句话的意思大家可以猜出几分。二胎来临的时候,伴随喜悦的,还有一种庞大的不安感,这种不安感或明或暗,大家心知肚明的会去临省的黑诊所,提早鉴别胎儿的性别,甚至不排除有相应的措施,这又是为什么呢?生儿子的紧迫感来自于哪里呢?儿子是他们年老时的一根拐杖农村嫁女,嫁在同村的不多,一般都是隔着村子,婚后的生活,也都是围绕夫家,孩子,生活,土地,何况面临自己丈夫外出打工,自己在家种地和照顾孩子的双重任务,自顾不暇,尽孝心有心无力,半个月一个月回去探望父母已经是高频。尤其现在,随着越来越多农村青年外出打工,很多女孩子通过自由恋爱的方式嫁到外地,回来看父母的几率也越来越小。加上农村有一些观念,比如“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儿在娘家的家庭事务当中的发言权和参与度和城市比较还是有很多距离。而相反,儿子一般都是住在同村,甚至有父母为儿子盖房就盖在老宅的旁边,方便互相照应。这个照应,在父母还算年轻时,是父母照应儿子儿媳,而另外等父母年迈了,则是需要儿子儿媳的照顾。这种照应不只是一种经济上的接济,更多的是失去劳动能力之后一种日常生活的照应。人老,这个概念可能在城市已经是六十五岁,但是在农村,人到六十岁,就已经尽显老态,虽然勉强劳动,但是体力已经在多年的劳作中提前预支了,六十多岁还能够帮儿子看孩子,可是过了几年,老人的健康状况和精神面貌和城里的比较,衰老的程度可能多于十岁。他们的日常生活已经力不从心,哪怕是烧一壶水,水哪里来?请不要理所当然以为是自来水,很多人还是用压水井来压水,甚至有人需要去邻居家挑水,他们已经比较吃力。火从哪里来?不是像城市打开天然气灶台的按钮那么轻松,他们需要去外面弄一些干柴回来。有了这些,才会有一壶开水。而有儿子儿媳在身边,他们至少会为父母分担这些。一壶热水,不过是生活的最基本,其他不需要多说。诚然,现在的农村医疗已经大有改善,新农合医疗确实让农民觉得看小病不愁了,看大病也可以部分报销了。但是一个最基本的现实是,她病了去打针,谁为他们跑前跑后?最佳选择通常都是身边的儿子,儿子是年迈的父母手里最少不了的拐杖。顺便提一句,还不可以忽视的是农村老人的精神生活,儿子的后辈,是他们充实晚年生活的所在。她们一辈子就是围绕土地,围绕儿女,人老了,随着儿女的离巢,内心空虚感油然而生,而孙子孙女的出生,正好填补了内心的空白。这里别无替代品,旅游,交友,跳舞,养花种草,从来都不是不存在的选项。从内地农村到香港,同一话题的两个感触生活在香港两年有余,耳闻同事代孕以后会去做胎儿性别鉴定。起初,我不敢参与这个话题的讨论,因为我心中的性别鉴定就是一般带有不方便透露的原因,以及还有可能的血淋淋的事实。而后来了解,香港同事做鉴定的原因,就是提前知道孩子性别,方便为孩子的降生做好准备,到底是买粉色的衣服还是蓝色的玩具,非常单纯和温暖的理由。现在每当聊起来这个话题已经可以光明正大,甚至充满着浓浓的人味儿。随着年纪的增长,更加知道敬畏生命,知道人性的重要,生命权应该得到最充分的保障。但是生活的真实提醒我们,在农村,对于老年人生存保障的需求也是真实的存在。我的乡亲都知道我在香港工作,但是他们不知道香港可以滴血验子,他们不知道香港有性别鉴定的试剂。我突然在想,如果乡亲请求我帮忙,我该怎么回答,怎么办呢?我如果帮他们,后面的可能性不言而喻,如果我拒绝他们,我知道,他们即将踏上去异乡的黑诊所,去等待着另外一场鉴定。作者:王峰祖籍山东日照莒县,凤凰卫视新生代主持人编辑:畅月倪塑鳳凰相关阅读·好戏来了!国民党主席选战提前开打·三度飞天!景海鹏太空过50岁生日,还遇到这个巧合……·饶毅:到底要不要送孩子出国读书?·十年前张靓颖上锵锵谈婚恋观暗藏玄机她说……·最后的军统特务:我依然混迹于人民群众之中·年度最佳美剧决战第二场:来啊~互相伤害啊!·三北防护林杨树大面积死亡国家林业局局长这么说

标签: 代孕 代孕医院 代孕套餐 代孕地址